微信扫一扫
随时随地学习
当前位置 :
天津方言词汇2
 更新时间:2022-01-20

  E

天津方言词汇2

  耳会———①注意、留心。"我没耳会他是不是来上班了。"②喜欢,常用于否定的事。"涮羊肉我不太耳会。"

  耳旁风———听完就忘,不以为然。"你好好想想我这些话,别当耳旁风。"

  二巴根儿———紧要关节。也作"裉节儿"。

  二把刀———水平不高。"这位大夫的手术可二把刀。"

  二虎头———做事鲁莽的人,或作"二虎"。

  二拉八旦———与"扯子"义同。

  二来来———一次没有成功,再来一次。

  二皮脸———不知害羞的人。

  二五眼———与"二把刀"义同。

  F

  发丧"发"读二声———丧葬。"发丧得很隆重,老爷子生前人缘好!"

  发小儿"发"读四声———从小在一起的朋友,也作"发孩儿"。

  翻儿了———翻脸。

  翻花———喋喋不休,也作"翻翻"。

  放肝气———无端发脾气。"你哪儿来的这么大火儿,别拿我放肝气。"

  飞花———破旧、散乱。"你看你那双鞋,都穿得飞花了。"

  飞来凤———意外收获。与"外快"义同。

  匪———穿着打扮过分超前。"一个男孩子留着那么长的头发,还染黄了,太匪了。"

  废物蛋———笨拙、办不成事的人。也作"废物鸡"、"废物点儿"。

  份儿———①身份。"这回够份儿了,副局了。"②艺术水平。"能不能上一级那就得看你的份儿了。"

  符神儿———恰好,正合适,不撅不翘。

  浮囊"浮"读一声———①膨化。"你把馒头泡在汤里那不都浮囊了?"②浮肿。"我看他的脸不是胖,是浮囊了。"

  服软儿———认错。"别再那么横了,给他服个软儿就没事了。"

  浮头儿"浮"读四声———表面、上面。"就在浮头放着了,一伸手就拿出来。"

  G

  疙疸洼———集中的地方。"过去茶楼啊、杂耍场啊都在这个疙疸洼。"

  嘎杂子———坏蛋、诡计多端的人。

  改———挖苦、取笑。"糟改"的简化。"你不是拿我改吗?"也作"改哥们儿",语气重些"改透了"。

  刚头儿———方才、刚才。 杠头———与人多辩叫"抬扛",爱抬杠的叫杠头。

  杠着———该着。"下面杠着你了。"

  高低儿"低"读三声———到底。"高低儿怎么办了?"

  咯孬———垃圾、应丢弃的东西。"这种人简直是社会上的咯孬。"也作"咯孬杂碎"。

  搁岸上了———不负责任离开伙伴。"你一走,那不就把我搁岸上了吗?"也作"搁旱岸上了"。

  搁其末末———小节、不经意的事。"谁都知道钱是好的,可我一向是搁其末末。"

  硌———接触突起的小硬东西。"海滩上石头子很多,你光着脚小心硌着。"

  硌窝儿———带裂纹或凹陷的禽卵。

  各色"各"读二声———特殊。"你怎么那么各色。"

  个个后一"个"读三声———自己。

  个扭儿———不团结。"他们经常闹个扭儿。"

  个里崩子"崩"读三声———不识时务的人。与"各色"义同。也作"蛤蜊蚌"。

  个里个生———不同于一般,与"各色"义同。

  个头儿———身高。也作"块头儿"。

  个月期程———一个月左右。"这趟出门儿我得个月期程才能回来。"

  跟手儿———立即、马上。

  艮读三声———①性格倔强、狠。②食物坚韧。"这个萝卜有点儿艮。"

  勾腮帮子———勾引,使上钩。

  狗碰头儿———用很薄的木板打成的棺材。

  够口儿———该收束了,够程度了。"老人儿都没了,还在的也是八十上下了,都够口儿了。"

  够戗———难度大,没把握,有风险。"你叫我去跟他要账,够戗!"

  姑母俩———老年夫妇。"这老姑母俩,晚年可享福了。"也作"公母俩"。

  鼓棒槌———挑拨是非,背地说人坏话。

  鼓掇———收拾、装修。"这孩子心灵手巧,把彩电能鼓掇好了。"

  骨立"骨"读二声———直、挺拔。

  刮净"刮"读三声———漂亮。"王师傅这活儿出来总是那么刮净"。

  灌篓儿———房屋、洼池、鞋物等灌满了水。

  灌米汤———出卖色相的女人向男人献媚。

  广———打架。"他们俩广起来了。"

  归了包堆"堆"读zūi———总起来、全部。"归了包堆也值不了多少钱。"

  归其———最后、到了。"白吵了半天,归其还得听他的。"

  过儿———情谊、来往。"随大伙儿也掏十元钱算了,太多没那么大过儿。"

  过路财神———经手的钱财很多,但并非自己所有,多指会计、出纳等职务。

  过去了———死了。

  滚刀肉———指滑头、不在乎、胡搅一类的人。

  H

  哈拉子"拉"读二声———口水。海了———太多了。"星期六劝业场那儿的人海了。"

  害孩子———妊娠反应。也作"害口"。

  顸———粗。多用于线体、柱体物及笔画、声音。"换根顸的来!""写的这一横太顸了。""他嗓门儿真顸,合适唱男低音。"

  寒食干———穷酸。

  好活———成了,正好。"再往里一点———再来点———好活!"也作"得活"。

  好眉眼儿———无缘无故地。"她好眉眼儿地自己哭起来!"

  号儿———种、类,贬义。"这号儿人,少见!"或作"这道号儿"。

  豁个儿———豁出去了,玩儿命了,什么都不顾了。

  喝破烂的———收购废品的。

  喝变"变"读轻声———变卖。"他爹留下的那些古玩,他都给喝变了。"

  喝儿唬———吓唬。

  合着———原来、难道。"合着我为你那么帮忙,你一点儿不知情。"

  黑———攫取,勒索,贪婪地占有钱财。"这家伙太黑了。"

  黑更"更"读jīng———夜里。或作"黑心"、"黑下"。"黑更半夜有人叫门。"

  横肉———凶相。"这个人不好惹,你看他长着一脸横肉。"又作"横肉丝"。

  横是———可能、大概。"你的眼泡子都肿了,横是熬夜了吧!"

  猴儿———逮捕、关押。"那小子作恶多端,猴儿起来了。"

  胡不拉"拉"读三声———什么都不会态度还很生硬的年轻人。也作"虎不拉"。

  胡吣———吣原指狗猫之类呕吐,借指人的胡说乱说。

  胡天儿———瞎说。也作"胡天话"、"胡勒"。

  胡作"作"读一声———非分、非法的行为。"整天在外面胡作,早晚出事!"也作"作祸儿"。

  胡巴拉臭———锅里的东西烧焦的气味。

  红包———向人行贿送钱时常将钱装入红色信封内,谓之红包,不放入信封直接给钞票也叫红包。

  哄弄———敷衍了事、弄虚作假的行为。"这活儿是怎么干的,简直是哄弄人!"也作"哄弄局儿"。

  护犊子———袒护自己的孩子。"你光说我们孩子不对,你也太护犊子了。"

  这篇有关于天津方言词汇2的文章,就为您介绍到这里,希望它对您有帮助。

字典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江苏常州方言
下一篇 : 天津人打官司
最新更新
PC端 | 移动端 | mip端
字典网(zidianwang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电话:  邮箱:
Copyright©2009-2021 字典网 zidianwang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008127号-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