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微信扫一扫
随时随地学习
当前位置 :
分类导航 :
感情故事
感情故事
前些天我进城办事,刚走出汽车站时,突然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:抢劫!一个年轻男子穷凶极恶地抢夺一个年轻女子的包。那个年轻女子则死死地拉着包的带子不放。抢夺中,那女子被拉倒在地……当时街上的人很多,人人都
一个妈妈有一对儿女,她简直拿这对儿女没办法。他们永远对她的劳动不屑一顾。表现在行动上,他们总是不耐烦地说:妈妈你真烦!真是罗嗦的妈妈!那个周末,妈妈留下了一张字条后走了。字条上说,外公病了,需要她去照
风来了。城市的风,从各条巷道各个角落匆匆奔至,厮绕纠缠,拥挤一如街道上的车和人。母亲在看。看马路对面那家“大自在佛具店”,那是她想去的地方;看眼前的车水马龙,那是她必须穿越的一个阵。这条马路,北端斜斜
凤凰卫视台记者卢宇光在俄罗斯采访时听说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:第二次车臣战争时期,俄军攻陷了车臣的首府格罗兹尼。战斗进行得非常惨烈,为彻底消灭躲在旮旯里的反政府武装,俄军横扫之处,几乎片瓦无存。一位刚从
弟弟第一次到北京读大学的时候,与我当年是同样的年龄。在父母的眼里,17岁,只不过是个孩子,而且,又是没出过县城连火车也没有见过的农村少年。母亲便打电话给我,说:“要不你回来接他吧,实在是不放心,那么大
在几年前的那个时候,20万对我来说,是一笔很大的数字。那个时候正好是爸爸五十岁生日,爸爸学会了开车。想了很久送什么礼物给爸爸,最后咬一咬牙,想要送一辆车给他。自己以前也从来对车都不了解,因为从来也没有
还是在未谙世事的年龄,我便知道母亲与父亲是合不来的。他们很少说话,常将我关在房门外吵架。战事往往由母亲挑起,房门里边,她的声音大而持久,父亲只是唯唯诺诺地接上几句,像心虚的小学生。在那时的我所能理解的
徒步穿越中国的余纯顺,倒在罗布泊的那年,社会对他的赞扬达到了极点。那年我恰好在上海,他的家乡。经人指点,我找到他的家,上海一条弄堂里一间简陋的房子。房子虽小,但因为只有他父亲一人而显得空荡荡的。老人低
在经历了11年婚姻之后,我发现了一个让爱闪耀出别样火花的方法。就像今天,我收拾整齐,准备赴一个约会——与另外一个女人的约会,体验另外一种情调的爱。不过,照实讲,这是我妻子的主意。“我知道你爱她”,妻子
天底下曾经最难堪的母亲却有着最柔软的心,她让我知道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她那如莲子一般苦的心,是母亲的心。我常常会看见那个老女人。她又老又丑陋,还脏。她提着个破袋子在我们楼前楼后拾破烂,谁家扔了破东西她
PC端 | 移动端 | mip端
字典网(zidianwang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21 字典网 zidianwang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008127号-7